Home 健康人生 個人成長 從馬克思主義哲學的教育進入福音派教會再轉靈恩教會的經歷

從馬克思主義哲學的教育進入福音派教會再轉靈恩教會的經歷

78
分享

我是在無神論和馬克思主義唯物主義的教育下長大的人,記得大學的哲學課我還拿了近乎滿分的成績。

對於那些信耶穌的人,我會好奇他們信的神是真的存在嗎?但更多是覺得他們心裡作用罷了,正所謂“信則有不信則無”嘛。

然而,當自己離鄉背井來到一個陌生的城市發展時,人生陷入了前所未有的迷茫和無助中,在半信半疑地情況下我開始嘗試禱告,最初我以為自己“痴左線”,自言自語而已,但其妙的是,每次禱告之後,所發生的事總好像在回應著我禱告的內容。

難道我也是這所謂的“心裡作用”?還是真的有神?如此困惑了半年左右,我想通了,至少我應該用一個學習哲學的態度來看待這件事,一味用“巧合”來盲目否定是不科學的,至少應該“深入虎穴” 才能了解清楚。


於是我應邀來到了當地一間比較有規模的教會
,第一次聽道雖然懵懵懂懂,但就覺得心裡特別平安和舒服,於是我開始每週自覺自願去教會,終於在一次“佈道會”中,聽到講員說“耶穌真的很愛你,祂等了你很久” 我哭的稀裡嘩啦,就是覺得耶穌那麼的真實,於是跑到台前決志禱告,開始參加各種初信班、受洗班、查經班、主日學,基本能學的能參加的,我都參加了,參加各種團契活動,開始進入服侍,於是三年內我稱為了這間教會非常活躍的成員。

但逐漸我開始習慣一種模式,週日崇拜,唱歌時大都是安靜的站著安頓一下因為遲到而趕著進入的心跳,坐下聽道就是開始“頻頻點頭”逐漸進入休眠狀態,到聚會結束就跟一幫弟兄姊妹去吃飯吹水。這樣的日子久了,開始懷疑自己去教會的動機,心想,與其在聽道的時候睡著為什麼不索性在家裡的床上睡呢,還更舒適。一開始聽道覺很有道理,而且覺得新鮮,因為很多道理與世界的價值觀不同,給我很多新的思維角度,指引著我的行為規範。但問題是,我做不到啊。


常常立志要按要求每日靈修,卻因無法堅持而感到內疚。

聖經裡所說的聖潔,每次看到都讓我覺得扎心,教會又常常說找拍拖對象不可以找非基督徒,譴責婚前性行為,可是放眼望去身邊有幾個人真正做的到呢?別說這麼隱私的話題,就說聖經教導我們要“ 凡事感恩,常常喜樂”,也很難做到,因為每次團契大家都在抱怨這個抱怨那個,我看是”凡事抱怨,常無喜樂“ 才是真。

我感覺教會生活進入了枯井期,再加上自己如此無力還要硬著頭皮去侍奉更是痛苦。於是,辭去了服侍的崗位,藉著一次大病需休養為藉口,就不再去教會了。寧願自己在家聽聽詩歌,自己跟神禱告,但再也找不回當初那種熱切的感覺,就好像從熱戀進入到老夫老妻的平淡。

然而低谷中又現轉機,經過幾年失魂落魄得光景,一次一個姐妹為我禱告,她用方言開始為我禱告,後來就好像“神上身”一樣,說出我心裡壓抑了多年對信仰的糾結,提到我當初對耶穌的心如何火熱,天父在等我回家,祂要在我身上做新事等等。我的眼淚如洪水決堤一般,等禱告完畢我感覺自己好像被掏空了,襟前已經淚濕一片。

情緒過後,就是一腦門子問號,究竟她一開始嗶哩叭啦在講什麼?為什麼她會知道我以前的事?為什麼她好像神一樣?我剛剛都經歷了什麼?後來詢問了不同的基督徒,我才知道原來她嗶哩叭啦講的是方言,原來教會有分福音派,有分靈恩派。靈恩教會的人會講方言。究竟方言是什麼?不會是邪教吧。於是,我又一次用“深入虎穴”的態度來對未知的事物進行探索,拜訪了香港不同的靈恩教會。

經歷了一種不是習慣的崇拜模式,唱詩的時候我半殘得舉著右手,顯然有點拘謹,不經意間我四顧觀察一下周圍的人,像在演唱會一樣的投入,節奏輕鬆的時候大家手舞足蹈,高舉著的雙手讓我感覺都好誇張哦;安靜的時候,各自沈浸在敬拜裡,有些人也毫無顧忌的流著眼淚。

不知道是不是被這氣氛感染,我也禁不住流下眼淚,很平靜,沒有痛苦沒有難過。後來我才知道,原來這是聖靈感動。

雖然整個形式都讓我感到陌生和奇怪,但最奇怪的是我第二個星期又自己摸上來了,內心好像有一種癮,每到週六我就盼望著,明天再去。我也成了那個自顧自高舉著雙手,盡情留著眼淚,興奮又平靜得融入在敬拜中的人。聽道的時候,我居然拿出筆記來記下重點。

Oh My God,我自己都不相信這是我短短幾個禮拜的改變。但對那個嗶哩叭啦的禱告方式,我還是覺得有點彆扭,嘗試了幾下渾身起雞皮疙瘩,不行不行,還是接受不了。

這回好奇心沒有害死我,反而帶領我進入到一個新的境界,這次真正經歷到聖靈親自的工作。那是一個歷時兩天的經歷神的營會,一開始我都是下意識的保持著自己的清醒,認罪的環節我覺得自己該認得罪都認了,醫治的環節我覺得我四肢健全,內心堅強,沒什麼好被聖靈醫治的。到了晚上是斬斷家族詛咒,意思是如果你家族裡有拜各種偶像,比如,觀音或祖先等,一張A4紙列出各種我看不明白的偶像的名字,我心想這環節又與我無關咯,因為我說了我家都是無神論啊,我第一次的信仰就是信了耶穌啊。

隨後helper又遞給我一個膠袋,我問幹什麼用?她說有人在這個環節可能會嘔吐。我不屑的把膠袋扔到一邊,心想不關我事。結果呢….事實上…..大家應該猜到。當我跟著指示在念“奉主耶穌基督的名斬斷家族而來的詛咒”,短短這句話我無論用廣東話還是自己的鄉下話,都念得斷斷續續,好像很艱難,當時帶領者大聲喊了一句話,“一切蒙蔽的靈都給我站出來!” 那時我的腳好像不是自己的,乖乖的邁著小碎步就快速走了出去,然後一堆helper開始圍著我一頓嗶哩叭啦的方言禱告,那時我只覺得自己好怕,手手腳腳都在顫抖,師母說你嘔出去吧,我心裡想,今晚的雞扒飯很好味,不太想嘔吐哦。

結果,沒輪到我控制,就一陣地作嘔,感覺嗓子眼被東西堵住,又再繼續,吐了好多口水泡沫,眼淚鼻涕也分不清,整個人就在一堆嗶哩叭啦的方言禱告中攤倒在地了。醒來確認了雞扒飯還是穩穩的在我的胃中,一粒米也沒有嘔吐出來,只覺得舌根因為強烈的作嘔而感覺到肌肉拉伸的疼。太奇怪了,這麼大的作嘔居然沒有吐飯。後來才知道,我經歷的這是聖靈的釋放,我感到了大大的醫治,這是靈恩教會才有的釋放醫治。

當晚回到家,我再聽詩歌,怎麼那個日日循環播放的詩歌歌單感覺那麼新鮮,很多歌詞以前都好像是耳旁風就過去了,今天卻聽進了我的心裡。再之後,我發現自己看聖經也不犯困了。那之後,我也領受了說方言的恩賜,又找回了對耶穌最初的狂熱,開始參加一系列裝備課程,而這次不再是研經,而是更深更深的經歷聖靈的帶領和醫治,聖靈恩賜、醫病趕鬼、禁食禱告等等。

在這幾年裡,我經歷了太多太多的神蹟奇事,無法在一個有限的篇幅盡數。想到那次經歷神營會的初體驗,卻是為我開啟了聖靈的瓶蓋,除去了我思想裡驕傲的蒙蔽,讓我知罪,不斷的在認罪悔改、醫治釋放,建立自己的靈命。

回顧自己信主的過程,我常常在研究和比較福音派教會和靈恩派教會在培養和牧養會眾有什麼不同,各有什麼好處和弊端呢?像我這樣受過高等教育人,那點可憐的理性思考在聖靈親自臨到的時候,徹底降伏在耶穌的腳前,除去自己驕傲的外衣,乖乖地領受祂給我的恩露,不是丟棄理性,也不是讓情感氾濫,而是讓我建立和修習了靈性。

正如撒迦利亞書4:6節所說,“萬軍之耶和華說:不是倚靠勢力,不是倚靠才能,乃是倚靠我的靈方能成事。”

這就是我,一個從無神論馬克思主義唯物主義的環境下成長,聖靈引導我相信了耶穌,在福音派的教會學習了各種聖經的知識和道理,在靈恩教會裡真實體會到聖靈親自的帶領,讓我省察到自己的驕傲和軟弱,倚靠聖靈來引導我明白一切的真理。靈恩確實有靈恩好處,

就是讓我靠著聖靈讓我活得更真實。

Facebook Comments